当前位置:首页 > 本草纲目 >

李时珍认为螳螂,雀瓮,蚕有什么功用

作者: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:本草纲目

李时珍认为螳螂,雀瓮,蚕有什么功用

螳螂俗称石螂,逢树木便产子,以产在桑树上的为好,因为它得到了桑皮津气的滋养。只有连枝折取来的才能识别真伪,做假的人常用胶粘在桑枝上。韩保昇谓:螵蛸到处都有,是螳螂卵,多在小桑树上。三四月间,一枝出小螳螂数百只。

《名医别录》记载:桑螵蛸生在桑枝上,二三月采取,蒸过,火炙用,不然的话会使人下泻。杂树上的螵蛸称螺螺,不能用。应该取桑树朝向东方的枝条上的螵蛸。采得后,去掉核子,用煮开的浆水浸润七次,在锅中熬干用。别的炮制法无效。韩保昇认为:三四月采,以热浆水浸一个时辰,焙干,在柳木灰中炮黄用。

桑螵蛸味咸、甘,性平,无毒。能治疗疝瘕、阴痿,有温中益精的作用,还能治疗女子经闭,腰痛,通水道、利小便,治疗小便淋涩不通。能治疗男女虚损、五脏劳伤、梦中遗精、遗尿。久服可益气养神。炮熟后空腹吃,可止遗尿。

李时珍说:桑螵蛸是肝、肾、命门药,古方中很盛行。甄权谓:男子肾衰遗精、遗尿,可加用桑螵蛸。

苏颂称:古今治疗漏精的方中及风药中多用。寇宗奭说:是男女虚损,肾衰阴痿,梦中失精,遗尿白浊,疝瘕诸证所不可缺少的药物。

药用桑螵蛸、远志、龙骨、菖蒲、人参、茯神、当归、龟甲(醋炙)各一两,为末,睡前用人参汤调下二钱。如无桑上螵蛸,可用其他树上的螵蛸,佐以炙桑白皮。桑白皮可行水,以接续螵蛸入肾经。

李时珍认为:蛅锄在树上,到处都有,以在牡丹上为多。入药用只取石榴、棘枝上、房内有蛹的那种,正像螵蛸只用桑树上的一样。

雀瓮味甘,性平,无毒。能祛除寒热邪气、蛊毒、鬼疰寓等传染病,治疗小儿惊痫。苏颂说:如今的医家用来治疗小儿慢惊风。用有虫的天浆子、白僵蚕、干蝎各三枚,微炒,捣末,煎麻黄汤,调服一字,日三服。

随小儿的年龄大小予以加减用量,很有效。雀瓮打破取汁,给小儿饮,可使不生病。小儿病撮口不得饮乳,先划破口旁见血,用瓮汁涂,或同鼠妇一起生捣涂敷。

李时珍说:蚕是孕丝虫。种类很多,有大、小、白、乌、斑色的差异。这种虫属阳,喜燥恶湿,只吃不喝,三眠三起,二十七日就老了。也有胎生的,与母蚕同老,是神虫。南粤有三眠、四眠、两生、七出、八出的蚕。蚕茧有黄、白二色。蚕类入药,都是使用吃桑叶的桑蚕。

白僵蚕味咸、辛,性平,无毒。主治小儿惊痫、夜啼,能杀虫,治疗男子阴痒,可消除黑点黑斑,使人面色美好。能治疗女子崩中、赤白带下、产后余痛,可消灭疮瘢痕迹。研成细末,封在疔肿上,可拔出疔根,很有效。

可治疗口噤不开,发汗。同衣中白鱼、鹰屎白等份,可治疮灭痕。《日华诸家本草》谓:用白僵蚕七枚为末,酒服,可治疗中风失音及一切风疾,小儿惊风,男子阴痒痛,女子带下。

苏颂认为:用白僵蚕焙干研末,用姜汁调灌,能治疗中风,急性喉痹,下喉立愈。李时珍说:能散风痰,消结核瘰疬,治疗头风,风虫齿痛,皮蚕蛹肤风疮,丹毒作痒,痰疟癥结,妇人乳汁不通、崩中下血,小儿疳疾、皮肤如鳞甲,一切金疮,疔肿风痔。

蚕蛹吴瑞说:这是茧内的蛹子。可以吃,叫做小蜂儿。孙思邈谓:被疯狗咬伤的人,终身忌食,以免发病。

《日华诸家本草》记载:蚕蛹炒食,能治疗风疾,虚劳消瘦。研末,可敷病疮、恶疮。李时珍说:研末饮服,能治疗小儿疳瘦,可长肌肉,退热,除蛔虫。煎汁饮,可止消渴。

蚕蜕《嘉祐补注本草》称:马明退。又名:佛退。

味甘,性平,无毒。《嘉祐补注本草》谓:能治血风病,对妇女有益。寇宗奭也说:可治疗妇人血风。李时珍认为:能治疗目中翳障及疳疮。

上一篇:李时珍认为虫白蜡,五倍子有什么功用

下一篇:李时珍认为原蚕,九香虫,枸杞虫有什么功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