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本草纲目 >

李时珍认为乌蛇,水蛇,黄颔蛇,蝮蛇有什么功用

作者: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:本草纲目

李时珍认为乌蛇,水蛇,黄颔蛇,蝮蛇有什么功用

马志说:乌蛇生长在商洛山,背部有三条棱,颜色黑得像漆。性情和善不咬东西。江东有黑梢蛇能缠绕别的动物,直至缠死,也是这一类。寇宗奭说:乌蛇的脊背较高,人称剑脊乌梢,尾部细长,能穿小铜钱一百文的质量好,有身长一丈多的,它的习性怕黄鼠狼。蛇类中只有这种蛇入药最多。雷说:凡是一切蛇,须分辨雌雄、产地。

蕲州乌蛇,头上有一行逆毛,约二寸长,毛深半分,头尾相对,作药用,效果如神,每条蛇重一两以下最好。这地方的蛇多作为贡品。蛇腹部下面有白带子一条,长一寸的是雄蛇,适宜于作药用,采得后去掉头和皮、鳞、带子。截断,用苦酒浸一夜,滤出,柳木火炙干,再炙酥。在屋里地上掘坑,埋一夜,再炙干用。或者用酒煮干用也行。

李时珍说:乌蛇有两种,一种剑脊细尾巴的是上品;一种长大没有剑脊而尾稍细的,名风梢蛇,也可以治风疾,但药力要差一些。

乌蛇肉味甘,性平,无毒。《开宝本草》说:主治各种风证顽痹、肢体麻木不仁、风瘙瘾疹、疥癣。甄权说:治热毒邪风、皮肌生癞、眉毛胡须脱落、疽疥诸疮。李时珍说:功用与白花蛇相同,但药性平和,无毒。

乌蛇胆李时珍说:治麻风病、恶疮、舌头麻木。

李时珍说:水蛇到处都有,生活在水中,像鳝那么大,黄黑色,有彩色花纹,啮人,无毒。陶弘景说:公蛎蛇能变成鳢的就是这种蛇。水中又有一种泥蛇,黑颜色,穴居,成群动,咬人有毒,与水蛇不同。张文仲《备急方》说山中有一种蛇,与公蛎蛇相似,也不咬人。

水蛇肉味甘、咸,性寒,无毒。李时珍说:主治消渴烦热、毒痢。

李时珍说:按《肘后备急方》、《千金方》、《外台秘要》等书介绍的药方,多用自然死了的蛇,蛇吞青蛙、鼠,并不说是某种蛇。只有《神农本草经》有蝮蛇吞鼠的记载。陶弘景注解说:方术家所用的赤鲢、黄颔多生活在人们住的房屋间,吞食鼠子、雀雏,看到蛇腹大的就破开腹部,取出把它晒干,备用。蛇蜕的注解说:草丛间不常见虺蛇、蝮蛇蛇蜕,多半是赤鲢、黄颔蛇蜕,按照这个说法,那么古方所用自死蛇,及蛇吞蛙鼠,应当是二种蛇,虽然蛇蜕也用得多。

赤楝蛇红色和黑色互相间隔,很像赤楝、桑根的形状。黄颔蛇黄色黑色相间,喉下颜色是黄的,大的将近一丈长。都不怎么有毒,乞丐往往养着玩耍,死了就吃掉。竹根蛇,《肘后备急方》称它为青蝰蛇,不作药用,毒性最大。喜欢缘竹木,与竹子颜色相同。大的长四五尺,在尾部三四寸的地方有特殊斑点的叫熇尾蛇,毒性特别猛烈。中了毒以后灸三至五壮,毒就不行走了,需用药敷才能痊愈。菜花蛇也很长大,行医的也有把它作药用的。

黄颔蛇肉味甘,性温,有小毒。李时珍引《肘后备急方》、 《梅师方》、《千金要方》说:此蛇酿酒或入丸散,主治风癞顽癣恶疮。自死蛇浸沤出汁,取汁涂摩治疗大疥。煮汁浸泡臂腕,治臂腕痛。烧灰,同猪油调,涂治风癣瘘疮、妇女乳腺炎、狂犬咬伤。

黄颔蛇涎有大毒。孙思邈说:江南山里人有一种蛊毒,用蛇涎和药放在饮食中,人吃了就患瘕病,过了几年就会死,但是用雄黄、蜈蚣治疗效果好。

蝮蛇,色黄黑如土,白色斑纹,黄颔尖口,毒性剧烈。虺,形体短而扁,毒性与蚖相同。蛇的种类很多,只有这两种蛇及青蝰蛇毒性最猛。被咬着的人不及时治疗,往往会死。苏恭说:蝮蛇像土地一样的颜色,鼻反,口长,身短,头与尾相似,山南汉、沔之间多有这种蛇。也叫蚖蛇,没有第二种。

苏颂说:蝮蛇形体不长,扁头尖嘴。头上有斑块,身体有红花纹斑,也有青黑色的。人们侵犯它,它把头和尾连在一起。

蝮蛇胆味苦,性微寒,有毒。《名医别录》说:主治妇女前阴生疮。甄权说:杀下部虫。李时珍引《外台秘要》说:治疗各种瘘疾,研末敷患处。如果疼痛,把杏仁捣碎摩擦患处。

蝮蛇肉味甘,性温,有毒。《名医别录》说:酿成酒可治疗癞疾、各种瘘证、心腹痛,下结气,消除虫毒。甄权说:治疗五痔、肠风下血。

陈藏器说:主治麻风、各种恶风、恶疮瘰疬、皮肤顽痹,及半身萎缩,手足脏腑间的重病。取活蛇一条,放入容器中,加入醇酒一斗,封定,埋在马溺处,过一年后起出、打开,蛇已溶化,酒味犹存。患有上述各种病症的人,服一升酒左右,自然感到全身像风轻轻吹过似的,之后痊愈。但是有小毒,不能一次喝完。如果喝其他的药,就没有这个药力强。又说生癞疮的,取一块蝮蛇肉(其他蛇肉也可以),烧热坐上,当有红色虫子好像马尾一样出来时,再取蛇肉塞在鼻中。

李时珍说:癞疾感受天地肃杀之气而成,是很缠身、很重的疾病,蝮蛇禀天地阴阳毒烈之气而生,是很恶毒的东西,以毒物攻治毒病,是从其类。

蝮蛇皮烧灰治疗疔肿、恶疮、骨疽。

蝮蛇蜕治疗身痒疔肿、疥癣、恶疮。

上一篇:李时珍认为蛤蚧,蛇蜕,蚺蛇,白花蛇有什么功用

下一篇:李时珍认为鲤鱼,鳙鱼,鳟鱼,石首鱼,鲩鱼有什么功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