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本草纲目 >

李时珍认为虫白蜡,五倍子有什么功用

发布时间:2013-06-25 13:00:10 作者:百年养生网 出处:百年养生网
所在栏目: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

李时珍认为虫白蜡,五倍子有什么功用

李时珍认为:唐宋以前,浇烛、入药所使用的白蜡,都是蜜蜡。

这种虫白蜡,是自元代以来才为人所知晓的,如今已成为日用品。四川、湖广、滇南、闽岭、吴越东南诸郡都有,以四川、滇、衡、永出产的虫白蜡为优。蜡树枝叶类似冬青,四时不凋。五月开成丛的白花,果实累累,大如蔓荆子,生果色青,熟果色紫。冬青树子则是红色的。

这种像虮虱大的虫,在芒种以后就沿着树枝伸延开来,吃树的汁液,吐出涎来黏附在嫩茎上,化为白脂,才结成蜡,好像凝结的霜。处暑以后可剥取下来,叫做蜡渣。如果过了白露节气,就会枯得很牢固难以刮取。蜡渣炼化了,过滤干净,或者在甑中蒸化后,沥入容器,等到凝结成块,即为蜡。

这种虫的白色嫩虫作蜡,到老时则成赤黑色,结苞于树枝上。起初虫像粟米大,入春后渐长成鸡头子大,紫赤色,累累抱枝,宛若树所结的果实。大概虫将遗卵做房,正如雀瓮、螵蛸之类。俗称蜡种,也叫蜡子。子内都是白卵,像细虮,一苞数百个。第二年立夏日摘下来,用箬叶包住,分别系在各树上。芒种后苞拆开来,卵化生为虫。虫于是延伸出叶底,又上树做蜡了。

味甘,性温,无毒。朱震亨:可生肌、止血、定痛、补虚、续筋、接骨。李时珍说:加入丸、散剂中服用,可杀瘵虫,治疗慢性传染病。

朱震亨谓:白蜡属金,禀受收敛坚强之气,为外科要药。与合欢皮一同加入到生长肌肉的膏剂中,用之神效,但是没有试过可否内服。李时珍说:蜡树叶也能治疗疮肿,所以白蜡为外科要药,正如桑螵蛸与桑木之气相通的道理一致。

马志谓:五倍子到处都有。子色青,大的像拳头,内部有很多虫。苏颂称:以蜀中出产的为优。生在肤木叶上,七月结果实,无花。这种树木呈青黄色。果实青,熟果为黄色。九月采子,晒干,染家使用它。

李时珍说:五倍子,宋《开宝本草》收入草部,《嘉祐补注本草》移入木部,虽然知道是生在盐肤木之上,但不知道是虫所造成的。肤木,就是盐肤子木。这种生在丛林中的树木,五六月有蚁之类小虫吃树汁,老虫就留下种子,结成小球在叶间,正如蛅锄所做的雀瓮,蜡虫所做的蜡子一样。

起初很小,渐长坚实,大如拳头,或小如菱,形状有圆的、有长的不等。颜色先是青绿色,久后则成细黄色,缀在树叶上,好像是结成的果实。它的外壳是坚脆的,内里空虚,有像蠛蠓样的细虫。

山里人在霜降以前采取,蒸杀之后出售,否则虫会穿坏外壳,使外壳既薄且腐。制革工人造做百药煎,用来染成皂色,是时下很时兴的东西。别的树木也有这样的虫球,不入药,这是因为木性不同的缘故。

味酸,性平,无毒。《开宝本草》认为:五倍子能主治牙痛,如牙疳、虫牙、齿根外露等证,对于肺脏风毒流溢皮肤所致的风湿癣疮、瘙痒流脓水、痔疮下血不止、小儿面鼻部疳疮有治疗作用。

陈藏器谓:能治疗肠虚下痢,可研成细末,用开水调服。《日华诸家本草》说:可生津液,消酒毒,治疗蛊毒,能解药毒。

寇宗奭称:治疗口疮,可掺之,即能进饮食。李时珍认为:具有敛肺降火、化痰止咳的作用,还可治疗消渴、盗汗、呕吐、失血、久痢、黄疸、心腹痛、小儿夜啼等多种病证,以及眼赤湿烂、肿毒、喉痹、疮疡,并能乌须黑发,收摄脱肛、子宫坠下。

百药煎李时珍说:用五倍子研为粗末,每一斤五倍子用真茶一两煎成浓汁,加入酵糟四两,擂烂后搅拌,装入器物中,再放置在糠缸中掩覆,等待发酵成发面状态的时候就成功了。可捏做饼丸,晒干备用。

味酸、咸,性微甘,无毒。李时珍说:能清肺化痰定嗽,解热生津止渴,收湿消酒,乌须发,止下血、久痢、脱肛,以及牙齿宣露虫蛀、面鼻疳蚀、口舌糜烂、风湿诸疮。

李时珍说:百药煎的功效与五倍子没有多少差别。但是百药煎经过酿造,实体轻虚,性质浮收,而味带余甘,能治上焦、心肺咳嗽、痰饮、热渴诸病证,含服尤为相宜。

五倍子内虫李时珍说:能治赤眼烂弦,同炉甘石末乳细,点之。

上一篇:李时珍认为蜜蜡,露蜂房有什么功用

下一篇:李时珍认为螳螂,雀瓮,蚕有什么功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