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本草纲目 >

李时珍认为桑柴火,炭火,芦火,竹火,艾火,火针,灯火有什么功用

作者: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:本草纲目

李时珍认为桑柴火,炭火,芦火,竹火,艾火,火针,灯火有什么功用

桑柴火主治痈疽发背而不出,瘀肉不腐,阴疮瘰疬,臁疮顽疮,则用燃着的火吹灭后,每天灸二次,使未溃烂的拔毒止痛,已经溃烂的补接阳气而去腐生肌。凡是一切补药诸膏,宜用此火来煎,但不可点艾,否则伤肌肉。

李时珍说:桑木能利关节,养津液,燃烧则拔引毒气,而且祛逐风寒,所以能去腐生新。一切仙药,不是桑柴火煎的不服。桑是箕星之精,能助药力。除风寒麻痹等各种痛证,所以长期服用可以终身不患风疾。

李时珍说:烧木则成炭。木久了会腐烂,而炭埋在土中却不腐烂,这是因为木有生性,炭没有生性的原因。葬坟用炭,能使虫蚁不入,竹木的根自行缩回,也是因它没有生性的缘故。

白炭误吞金银铜铁入腹。把白炭烧红,速研为末,煎汤细呷;重者可刮炭末三钱,用井水调服,不效继服一次。还能解水银、轻粉中毒。

将燃烧中的炭放到水底,即能取出水银。上立炭携带衣上,可辟除邪恶鬼气。除夜立在户内,也能辟邪恶。

芦火、竹火适宜煎一切滋补药。李时珍说:凡是服用汤药,即使药物是上等精品,修治也得法,但如果煎药的人鲁莽行事,使用的水、火不好,掌握的火候不适度,则药也会失去功效。看茶味是否香醇,饭味是否甜香,全在于水、火在烹饪时掌握是否得当,因此必须让小心仔细有经验的人来煎药,用深罐密封,使用新水活火,先用武火后用文火煎熬,再依照一定的方法服用,没有无效的。用陈芦、枯竹的火,是取它们的火力不强,不损伤药力的缘故。用桑柴火,是因为它能助药力,用桴炭火是因为它的火力较慢,用栎炭火是因为它的火力较快的原因。温养的药用糠及马屎、牛屎火来煎,是因它们的火力缓匀,能使药力得到均匀分布。

灸治百病。若灸诸风冷疾,加入硫磺末少许尤其好。李时珍说:凡用艾火灸治,宜用阳燧和火珠映照,以取太阳真火。阳燧即火镜,用铜铸成,呈凹面,对着太阳承接热星。其次为钻槐木取火。若急用又没有准备,可用麻油灯或蜡烛火,把艾茎点燃,滋润所要灸治的疮,直到不痛为止。

火针也叫烧针、煨针。主治风寒筋脉急挛引起的痹痛。或瘫痪不能动者,针扎入迅速拔出,急按住孔穴可止疼,不按则极痛。腹内肿块结积冷病者,针扎入缓慢拔出,并左右转动,以让污浊物流出。背部痈疽有脓没有头的,针扎入让脓流出,不可按孔穴。凡用火针,不能过深,否则伤经络;不可太浅,不然病不能除。凡面上及夏天湿热在两脚时,都不能用此法。

灯火主治小儿惊风昏迷抽搐诸病。又治头风胀痛,在额头太阳穴处,用灯心草蘸麻油点粹烤,极佳。外痔肿痛者,也可用此法。因麻油能祛风解毒,火能通经络。小儿初生,因冒寒将断气的,勿断脐,急将棉絮烘热包裹,将胎衣烘热,用灯炷于脐下往来燎烤,暖气吸入腹内,气回自可苏醒。又可烧铜匙柄熨眼帘内,祛风退赤,甚妙。

李时珍说:凡点灯用胡麻油、苏子油,都可以明目治病。其余如鱼油、禽兽油、诸菜子油、棉花子油、桐油、豆油、石脑油等,油烟都会损眼目,且不能治病。

上一篇:李时珍认为新汲水,醴泉水,山岩泉水,玉井水,盐胆水有什么功用

下一篇:李时珍认为白垩,赤土,黄土,土蜂窠有什么功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