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本草纲目 >

李时珍认为蛙,蜈蚣,马陆,蚯蚓,蜗牛有什么功用

作者: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:本草纲目

李时珍认为蛙,蜈蚣,马陆,蚯蚓有什么功用

《名医别录》记载:蛙生在水中,随时可采取。陶弘景说:蜂、蚁、蛙、蝉的种类最多。蛙类中,体形较大而脊背青的一种,俗称土鸭,鸣声雄壮。一种黑色的蛙,南方人叫蛤子,味道很美。一种体形较小而善于鸣叫,叫做蛙子的,通称为蛙。韩保昇讲:蛙属于蛤蟆一类,居于陆地,青脊善鸣,发出蛙声。李时珍说:田鸡、水鸡、土鸭,形状各异,功用相同。四月间吃它味道最美,五月就有点老了,可采入药。《考工记》说用颈部鸣声的,属于蛙黾之类。农人根据蛙声的早晚大小,用来占卜粮食的丰收和歉产。所以唐代章孝标的诗中说:田家无五行,水旱卜蛙声。《列子》说:蛙也能化为鴽。

味甘,性寒,无毒。寇宗奭说:性平。李时珍谓:据《延寿书》,蛙骨性热,吃后会得小便淋涩的病。妊娠中吃蛙,会使子女寿夭。小蛙吃多了,会使人尿闭,脐下酸痛,甚至死亡。可用车前草煎水服以缓解病痛。吴瑞认为:正月的蛙叫做黄蛤,不可以吃。

《名医别录》记载:能治疗小儿赤气、肌疮、脐伤,可止痛,补不足之气。《日华诸家本草》谓:能治疗小儿热疮,杀灭尸疰病虫,治疗痨病,解热毒。寇宗奭讲:吃蛙可解除劳热。李时珍认为:有利水消肿的作用。烧灰可涂月蚀疮。陈嘉谟说:日常饮食,可调养疳瘦,补益虚损,尤其适合于产妇。捣汁服,能治疗蛤蟆瘟病。

《名医别录》记载:蜈蚣以头、足都是赤色的为优良。陶弘景说:赤足的蜈蚣可从腐烂的积草处采得,晒干用。黄足蜈蚣不能用。

这种蜈蚣很多,有人用火把炙成赤色以假乱真。蜈蚣咬人,可用桑汁、白盐涂之即愈。

味辛,性温,有毒。李时珍说:蜈蚣畏蛞蝓、蜘蛛、鸡屎、桑皮、白盐。能治疗鬼疰、蛊毒、温疟等传染病,蛇、虫、鱼毒等,神志谵妄,精神失常,去蛔、赤、蛲三虫。《名医别录》谓:能治疗心腹寒热积聚,能堕胎,去恶血。《日华诸家本草》说:能治疗癥结积癖。李时珍认为:可治疗小儿惊痫风搐、脐风口噤、丹毒、秃疮、瘰疬、便毒、痔瘘、蛇瘕、蛇瘴、蛇伤。

苏颂说:《神农本草经》谓疗鬼疰,所以《胡洽方》治疗慢性传染病痰嗽的方剂中用蜈蚣。现今医家治疗小儿口噤不开,不能吮乳,用赤足蜈蚣去足炙烤,研末,加猪乳二合调半钱,分三四次服,给小儿温灌之,有效。李时珍认为:风和蛇的特性都是迅速的。蜈蚣能制蛇,所以也能截风,是厥阴经药。它的主治范围多属于厥阴经病证。

《名医别录》记载:马陆生在玄菟川谷。陶弘景说:据李当之讲,此虫长五六寸,像大蛩的形状,夏季登上树鸣叫,冬天就进入蛰伏期,今人呼为飞餉。现在有一种细黄虫,状如蜈蚣,但是很长,俗称土虫。鸡吃了它,会醉闷而死。

苏敬说:此虫大如细笔管,长三四寸。色彩斑驳,一如蚰蜒。襄阳人称为马蚿,亦叫马轴。也叫刀环虫,因其死后,蜷曲如刀环。不知道这是什么?李时珍认为:这是蚰蜒。触碰它的身体,就蜷成环形,不必死时,鸡喜欢吃它。马炫处处都有,形大如蚯蚓,紫黑色,其足比比至百,而皮极硬,节节有横纹如金线绕身。首尾一般大。

味辛,性温,有毒。《神农本草经》记载:能治疗腹中癥瘕积聚,以及息肉、恶疮、白秃。《名医别录》谓:可治疗寒热痞结,胁下满。李时珍认为:能辟邪疟。

李时珍说:马陆是神农所传的药,雷氏记载了它的炮炙方法,但在古方中很少见到使用,只有《圣惠方》的逐邪丸使用了它。该方主治久疟发歇无时,用百节虫四十九枚,湿生虫四十九枚,砒霜三钱,粽子角七枚。

五月五日太阳未出来时,往东南方找寻这两种虫,至午时向南研匀,做成小豆大的丸。每次发作的那天早上,男左女右用手拿一丸,嗅上七遍,立刻见效。修治时忌孝子、妇人、师、尼、鸡、犬看见。这也符合《名医别录》治疗寒热的说法。大概毒物只能外用,不可轻易内服。

《名医别录》记载:白颈蚯蚓生在平原的土壤中。三月采取,晒干用。陶弘景说:入药用白颈的老蚯蚓。道家方术多将采得的蚯蚓去土,洒上盐,在太阳下晒化成水。李时珍认为:只要是肥沃的土壤,就有蚯蚓,到处都有。

它在夏季的第一个月出来活动,冬季的第二个月就蛰伏盘结。下雨之前会先出来,晴天就在夜间鸣声。有人说它盘结时能化为百合。它与蛗螽同穴,雌雄相配。所以郭璞说这是无心之虫,交配不分对象。《经验方》载:蚯蚓咬人,患如大麻风病的证状,须眉脱落,只有用石灰水浸之可治。以前,浙江将军张韶得此病,每晚蚯蚓在体内鸣叫。有一僧人教他用盐水浸洗,浸数次即愈。

寇宗奭说:此物有毒。崇宁末年,陇州士兵夏天洗脚,被蚯蚓咬中而死,后来又有人被咬中毒。有人教他用盐水浸洗,并服一杯,即愈。

白颈蚯蚓味咸,性寒,无毒。《神农本草经》谓:能杀虫解毒,治疗蛇瘕及伏尸、鬼疰、蛊毒等传染病,能去长虫。《名医别录》称:化为水能治疗伤寒伏热发狂,神志谵妄,及大腹黄疸。陈藏器说:饮汁能治疗温病高热狂言。炒屑能去除蛔虫。去泥用盐化水,主治各种传染性热病,小儿热病癫痫,可涂丹毒,敷漆疮。苏恭谓:用葱化为汁,能疗耳聋。

《日华诸家本草》认为:可治疗中风、痫疾、喉痹。《蜀本草》谓:可解射罔毒。《药性论》称:干蚓炒为末,主治蛇伤毒。苏颂说:能治疗脚风。李时珍认为:能主治伤寒疟疾,大热狂烦,以及大人小儿小便不通、急慢惊风、历节风痛、肾脏风注、头风齿痛、风热赤眼、木舌喉痹、鼻息肉、聤耳、秃疮、瘰疬、卵肿、脱肛,可解蜘蛛毒及蚰蜒入耳。

陶弘景说:蜗牛生在山中及人家屋舍附近。头形像蛞蝓,只是它背着壳。《大明本草》谓:它就是负壳蜒蚰。韩保昇认为:蜗牛形似小螺,呈白色。头上有四只黑角,行动时头伸出来,受惊吓就缩入壳中。苏颂讲:使用蜗牛,以形圆体大的为优。久雨乍晴,在竹林池沼间多有。有一种扁小无力的蜗牛,常在城墙背阴处,不能用。李时珍说:蜗身有涎,能制蜈蚣、蝎子。夏季炎热就悬在叶下,往往登升高处,涎枯干后就自死了。

蜗牛味咸,性寒,有小毒。蜗牛畏盐。《名医别录》谓:能治疗贼风僻、跌伤扭曲、大肠脱肛、筋脉拘急及惊痫。甄权说:生用研汁饮,能止消渴。李时珍认为:能治疗小儿脐风、撮口,能利小便,消喉痹,止鼻衄,通耳聋,以及治疗各种肿毒、痔瘘,能制蜈蚣、蝎毒,可研烂涂敷。

苏颂讲:用作婴孩的药物最好。李时珍说:蜗牛所主治的病证,大抵取它有解热消毒的功用。

上一篇:李时珍认为萤火虫,衣鱼,鼠妇,蟾蜍有什么功用

下一篇:李时珍认为鼍龙,鲮鲤,石龙子,守宫有什么功用